第一屏>正文

风穴寺:深山藏古寺 福地洞天神仙居

2017-05-10 10:37 | 大河报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道家说:“和其光,同其尘。”禅家说:“藏身之处无踪迹,无踪迹处莫藏身。”儒家说:“君子以独立不惧,遁世无闷。”风穴寺兼三家而皆得之。

鸟瞰千年古刹风穴寺

七祖塔是风穴寺的现存最早建筑

风穴寺,山有骨格,寺有品德。

道家说:“和其光,同其尘。”禅家说:“藏身之处无踪迹,无踪迹处莫藏身。”儒家说:“君子以独立不惧,遁世无闷。”风穴寺兼三家而皆得之。其高洁也,有深山可藏;其净幽也,有曲径可通。退可以求其志,进可以达其道,可谓“龙德而隐者”也。

风穴之山,西起崆峒山,东至小峨眉,连绵百里,发脉远不可识。世人见其北与嵩少相近,以为中岳附庸。清代进士任枫不以为然:“穴与岳相去百余里,各东西行,岗崿不相接。风穴盖自开疆域,自成丘壑者也。”

“九龙朝风穴”。风穴寺是汝州北部山脉的“大穴位”。

风穴寺背靠三座高峰。正北紫霄峰,又叫玉皇山。《风穴续志》说:“常有云气缭绕,山后兰蕙丛生。春日,香风远彻幽谷。”东石楼峰,讹称石榴嘴,“巉岩绝壁,状若楼台,晴岚晓霁,卓立云表”。西钵盂峰,俗称纱帽山,“其体团銮若覆盂,冬日积雪,光莹耀日”。前面山口,龙山、黄虎山左捧右护。风穴寺正居群山之腹心,为“养在深闺人未识”者。

《风穴志略》云:“凡登临者,由谷口而入,置身葱翠之中,纡迴三里余,应接不暇,而后至此。红楼绿树,峭壁曲流,结聚穾窔,天闢兰若。”

汝州风大,古来有“汝州风,许州葱,濮州钟”之民谚。

风自城北风穴山中出。龙山之阳,有大小两个风穴。大风穴深不可测,可达禹州、新密。《风穴志略》云:“穴壁石坚润而灵,击之铿然清越。往往天将风,穴辄吼。不移时,而风出,洞深数十里,猛不可挡。”小风穴在龙山之半,“不雨而湿,云气之所出入也。内有生成石梯,滑溜不可下,附之呜呜有声,能作风.”此自然之风也。《风穴志略》中说:“列子御风,尝以立春日游于八荒,立秋日息乎风穴。岂其是耶?不然,何冲虚而遂窅也。”此仙道之风也。

寺之西北峰上有望州亭。明时,监察御史谭缵与诸友登亭凭栏以观。或言“观其时”,或言“观其土”,谭缵说:“吾观其风。”

李梦阳听了,大为赞赏,作《观风亭记》,云:“夫天下之气,必有为之先者而鼓之,则莫神于风。”

“是故,先王知风之神也,于是节八音以行八风。然患其乖也,于是使陈诗观焉。诗者,风之所由形也。故观其诗,以知其政。观其政,以知其俗。观其俗,以知其性。观其性,以知其风。于是,彰美而瘅恶,湔浇而培厚,迪纯以剷其驳,而后化可行也。”

“昔者,文王之化行也,不自《汝坟》始乎?今之汝,固古之汝。汝之土,犹古之土也。”

汝州为汝旁化国,周为王畿之地,世代民风淳厚。“故曰,斯民也,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

谭公乃更名“望州亭”为“观风亭”。此德化之风也。

风穴寺之蜚声海内者,当为禅风。五代时,延沼禅师住风穴寺,“道启临济,独步大方,辉增日月,大振颓纲”,禅侣云集汝水,法席雄冠中原。

延沼则忧心忡忡:临济禅法大机大用,非见识才干过人者不能荷担。当年临济义玄到北方开创门庭,仰山慧寂曾预言,“临济一宗,至风而止”,难道真的要断送在风穴山中吗?

有一位省念禅师,沉稳寡言,行头陀行,日诵《法华经》,丛林畏敬之,称为“念法华”。来到风穴寺后,随众作止,无所参扣。

一天晚,延沼垂泪:“不幸临济之道,至吾将坠于地矣。”省念说:“您门下这么多弟子,难道无人担承吗?”延沼说:“聪敏者多,见性者少。”省念说:“师父看我如何?”延沼说:“我观察你好久了。”

次日,延沼上堂,举“世尊以青莲目顾视大众”公案,说:“正当恁么时,且道说个甚么?若道不说而说,又是埋没先圣。且道说个甚么?”

众人议论纷纷,省念却拂袖而去。侍者问:“念法华为什么不回答和尚?”

延沼说:“念法华会也。”

风穴延沼、首山省念、汾阳善昭薪火相传,将临济宗发扬光大,临济子孙遍布天下。

北宋时,有慧空禅师写了一首偈子:钱塘潮头来,成都药市集。叵耐汝州风,吹落毛僧笠。

汝州风与钱塘潮、成都药市并称三大天下奇观。此“汝州风”,乃禅风也。把他的斗笠吹落,可知慧空禅师曾在汝州斗机锋而被战败者。

当年,就有一位从漪上座来到汝州西禅院。住了十多天,常自言自语:“莫道会佛法人,觅个举话的人也无。”

延沼的师叔思明禅师听了,也不理他。

一日,从漪上法堂。思明突然叫道:“上座!”从漪抬起头。思明说:“错!”从漪进三两步。思明又说:“错!”

从漪走到面前。思明问:“适来两错,是上座错,是思明老汉错?”

“是从漪错。”

思明又说:“错!错!”

从漪沮丧地走了,多年之后还说:“我行脚时,被恶风吹到汝州。有西院长老勘我,连下两错。我不是说当时错,抬脚到汝州去,早就错了。”

《风穴志略》云:“人之精神在目,山之精神在水。中原西北土厚泉深,山又处高,故水难。风穴之坳有三泉焉。”

一为伏流,“在观音阁后,出石窦中,淙淙细流,作数十道,玉瀑冰飞,落地成一溪一沚,沚又伏流,至阁前濬一沼,所谓大慈泉也。泉又伏流,从接圣桥崕半冲出,大涧受之而南焉,溪由阁东入涧”。

一为东峡,泉出寺后山中,流经桂香庵下攀桂桥,“灵渊湛碧,垂蹬而下,矫若玉龙”。

一为西峡,从后山而下,流经小龙门。“苍柏夹岸,碧涧曲流,约三里许。溪所经处,突开两峰,石龈碣磍,鬼斧宛然,颇与伊阙相类,山中人呼为小龙门。”

出小龙门,跌入寺中,为珍珠簾。“观音阁西峡石壁,屹立如剷。中有悬崖,不见罅缝。乱水自石颔下透出,如珠如玉,有针有线,雾沫星华,簏簌拖地,宛若垂簾。”

“簾水东流七八十步许,接圣桥其门户也。桥之设以此。每夏秋涨发,黄浪排壑而下,奔涛怒激,雷吼鲸号,凌出桥背数尺,观者目悸心骇矣。”

三水于寺东汇入桃花涧。涧上为“桃花岸”。《风穴续志》云:“傍岸桃李成蹊,下临涧流。潺潺之声,不舍昼夜,远睇近听,别有会心。不似武陵道上,未许继来问津。”

涧流向南,过玉带桥,折而向东,于玄武庙前,横成一汀。庙南又有“君子泉”。《风穴续志》云:“缘植净友开池得泉,淠沸上涌,不溢不涸。坤宇灵区,一生六成之妙,不可思议。名曰‘君子泉’,不孤有邻之谓欤!”

水至山门,忽然不见。“山脚止处,水亦忽伏,用洁藏勇,不与外交”。无论寺内水大水小,皆不出寺。

风穴寺环山翠柏。衡岗胜阜,前后周匝,绵亘十余里,郁郁葱葱,不可穷极,“天色苍连,烟雾酿辉,无非柏也”。

清代海月禅师《风穴寺异柏记》云:“根负石,无坚不入。日夜滋息,露巧成奇。密叶交阴翳空,有若翔鹏。蕤柯滴翠,倚嵎俨若蹲兽。千形万状,望而指之皆柏也,而柏无一肖者。”

树干丑陋诡异,“皮干皱裂,屈曲少伸,若鬼筋,若羊角,若瘿,若螺,虬蟠企岔,磬折纠旋。匠石不中材,故能永其年。”正如庄子所说的“处材与不材之间,藏大用于无用者”。

柏之异者,更有三:“他柏须种植而成,一经剪伐,则无复萌蘗,寺柏弗种自生,一异也;剪之逾茂,伐之弗萌,二异也;唯环寺界中有之,邻丘则绝无焉,三异也。”

海月禅师嘱咐后人爱惜柏树:“无怠无荒,守我界中,远睇近观,取以时,用以节,使名山面目,日新如故,祖庭薪传,千古不息!”

古柏之中,有“一棚伞”,树冠巨大,如一把雨伞。又有“三炷香”,树根六七人方能围拢,树干一米高处,均匀竖起三个合抱粗的树枝,如三炷礼佛高香。在方丈院内,有两棵“云锦柏”,虬枝蟠曲,灵雀附蔓其上。每当春夏之交,花开烂漫,状若云锦,不复辨花是柏,柏是花。禅僧“偶一对之,可悟当前意”。

可惜,解放前夕,满山柏树横遭砍伐。“一棚伞”、“三炷香”、“云锦柏”均无幸免。

风穴柏树灵根迥异,伐而复生,如今又是满山翠绿。

群山环抱,云气晓暮咸白,钟声不出山口,此气之藏也。

风穴寺藏山、藏风、藏水、藏树、藏气。此“五藏”者,读书人得之为大儒,野逸人得之为隐士,修道人得之为高僧。故《风穴志略》云:

“深山大泽,实生龙蛇,福地洞天,实资仙佛。风穴依山作宇,成古今一大祗陀林,亦其天者先胜矣!”(李志军 文 记者 张琮 实习生 胡敬超 摄影)

相关搜索: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