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屏>正文

王晋康——作品带着“红薯味儿”的科幻作家

2017-06-10 10:23 | 大河报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王晋康已经创作百余部科幻小说,是第五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终身成就奖”得主,先后拿下了18座银河奖奖杯,是实至名归的“得奖大王”。

王晋康

日前,京东文学奖在北京揭晓,70岁的科幻作家王晋康凭借长篇小说《天父地母》获年度科幻作品奖。王晋康已经创作百余部科幻小说,是第五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终身成就奖”得主,先后拿下了18座银河奖奖杯,是实至名归的“得奖大王”。他颇为低调,常年“躬耕”于南阳,潜心创作,以至于连很多河南读者也对他知之甚少。昨天,王晋康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一个工科生的科幻文学之路

回顾走过的创作道路,王晋康说:纯属“命运的拨弄”让他这个“圈外人”半只脚踏进了文学圈。

王晋康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动力系,毕业后先后到河南油田、南阳石油机械厂从事技术工作。儿子十岁左右时,每晚都缠着他讲故事。讲完了肚子里的存货,王晋康开始现编现卖,没想到儿子听得兴致勃勃,并称赞“比书里的故事还好”。这让王晋康动了将天马行空的故事打包写成小说的念头。

此时的王晋康对科幻文学界一无所知。一次偶然间,他在地摊上发现一本名为《科幻世界》的杂志,赶紧记下投稿地址,寄出了科幻处女作《亚当回归》。此时的王晋康44岁,让他意外的是,这部作品在1993年全国科幻征文中获奖了。

之后,王晋康开始频繁接到杂志社的约稿电话,踏上了科幻小说作家的道路。至今,儿子有时还会在他面前开玩笑:“您这个科幻作家可是我培养出来的!”

为何能保持旺盛的想象力?王晋康将原因归于“没有陷入日常生活之中,让我继续保持了胡思乱想的可能”。

当时的科幻小说稿费很少,上有老人需要照顾,下有一双儿女需要抚养,王晋康一家日子过得很清贫。“现在回想起来,我最想感谢的是我的爱人,她在物质上从来没有过怨言,默默支持着我的创作。”

作品中有很多河南元素

王晋康戏称自己的科幻作品为“红薯味儿”的科幻,是有民族特性的“中国红薯”,他认为科幻作家应该在作品中加入一些本土的东西。

身为土生土长的南阳人,王晋康对中原这片土地饱含深情,在他的作品中很容易就能邂逅河南元素。宝天曼、白河、丹江口水库是他天马行空幻想世界里的现实地标,口语的河南话是他的叙述语言特色。他还把对河南不同地域的地理地貌和人文历史的了解,巧妙地穿插进作品中。例如,在他的小说《类人》中,地球上仅有的三个类人工厂,2号工厂便是在西峡。之所以这样构思,是想通过西峡这个密集发现恐龙蛋的地方,营造出历史纵深感的艺术效果。

王晋康的作品风格在科幻文学圈里独树一帜,富有思辨色彩和哲学意蕴。他解释说:“年轻作家是站在未来看未来,一些中年作家是站在现在看未来,而我因为我的岁数难免身上带着旧传统旧观念旧道德旧感情,使我不能像其他年轻作家那样在幻想天地中尽情飞翔,所以我的作品大多都是站在过去看未来。”

尽管科幻文学常被归入通俗的类型文学中,但在王晋康看来,科幻也含着很浓的雅文化的特质。王晋康说,自己的信念都融入到了小说人物中,“从处女作开始,我作品骨子里就带着浓浓的宿命感”。他的第一部小说《亚当回归》塑造的老科学家钱人杰博士,从小接受儒家教育,视屈原、苏武、岳飞、张巡、文天祥、史可法等操守如一、刚直不阿者为楷模。钱博士是地球上最后一个拒绝植入第二智能、拒绝做新智人的自然人,尽管最后不可挽回地失败了,但他保持了自然人最后的信仰、节操和尊严。

科幻文学更关注人类的未来

对于科学与科幻的关系,王晋康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科幻文学不刻意强调科普功能,更多的是培养孩子对科学的爱,从而激发他们的想象力。”

王晋康在2011年提出过“核心科幻”的创作理念,即以科学体系、科学精神、科学理性和科学手法作为科幻小说的创作思维,强调“科学是科幻的元文化”核心理念,希望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去传授科学知识。

在一次讲坛活动上,著名量子物理学家陈宇翱见到王晋康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是看着您的科幻长大的。”随后的论坛演讲中,他还信手拈来地引用了王晋康一篇小说中的内容。

王晋康说:“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坚持下来,不是为名利不是为金钱,只是缘于心中的科幻情结,是缘于科幻迷们为我送来的温馨和成就感。”

2015年,刘慈欣的《三体》获得世界科幻最高的“雨果奖”,开启“中国科幻元年”。王晋康和刘慈欣私交甚好,6月8日还受邀参加了刘慈欣“三体宇宙”诞生仪式。他说:“《三体》踢出了临门一脚,至少它带动中国科幻,从杂志时代、短篇时代迈向长篇畅销书时代,而且把科幻的圈子影响,从科幻圈子之内,向主流文学界,向社会扩散。”

相比于国外的《阿凡达》、《星际迷航》、《黑客帝国》等科幻大片,中国“目前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科幻电影,这个空白领域正吸引着人们来开拓”。王晋康也主动融入其中。2016年夏,他从文本创作的幕后走到台前,宣布携带自己百余部科幻IP,与南派泛娱公司合作,加入布局科幻电影的队伍中。谈到科幻电影的前景,他表示,经过几十年的积累,科幻文学产生了大量值得拍成电影的经典,有本子有技术,但科幻产业联合还需要耐心整合,还需要一些时间。

当然,一向埋头写作的王晋康并不是要凑这个热闹,而是要把不熟悉的商业化的运作交给公司,“不再操心不擅长的事”。近两年经常性的社会活动,并不是王晋康喜欢的生活,“创作时间碎片化了,还挺苦恼的”。

看到现代科技如此迅猛如此深刻地改变着人类本身,王晋康相信,在这个剧变的时代,科幻文学在文学之林中的地位会越来越重要。他说:“主流文学是低头的文学,它关注的是脚下,是人类的现在和过去;而科幻文学是抬头的文学,它也关注脚下,但更关注天空,关注人类的未来。关键是:在这个剧变的时代,未来和现在的距离实在是太短啦。”

相关搜索: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推荐搜索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