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财富河南>正文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网友还在搜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接手莲花健康后再迎大考 夏建统该何去何从

核心提示:在接手莲花健康3年零5个月之后,夏建统迎来了又一次大考。诸多难题集于一身,夏建统何去何从?

冯帅合成

山雨欲来风满楼。

在接手莲花健康3年零5个月之后,夏建统迎来了又一次大考。这份考卷的出题者中,既有来自监管层的连续发问,也有债权质押方的步步紧逼,更有夏氏资本局当中的资金压力。

诸多难题集于一身,夏建统何去何从?

进 安徽国厚逆袭债权人进入董事会

在刮了一夜狂风之后,大雨终于在5月21日上午降临周口项城,狂风伴随着大雨砸落在莲花大道上,飞驰而过的一辆辆汽车卷起阵阵雨雾。这让位于莲花大道上的河南莲花健康产业股份有限公司显得更加朦胧。

朦胧的不单有雨幕中的莲花健康总部大楼,更包括莲花健康的前景。

莲花健康原名莲花味精,创建于1983年,于1998年8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2015年初,联合睿康集团入主莲花,提出构建大健康产业生态系统的理念。

时间拉回到现在。

5月21日当天,莲花健康总部大楼第18号会议室召开了公司2017年年度股东大会。除了通过常规的董事会、监事会工作报告之外,最令人关注的是审议通过了《关于增补董事的议案》,王维法和罗贤辉两个新面孔正式进驻莲花健康董事会。

两位新董事之所以引人关注,在于其背景或代言了一方全新的势力——安徽国厚。

公开信息显示,罗贤辉现担任安徽国厚资金管理部副经理。而王维法则为安徽省六安市人,曾长期在六安公检法系统任职,去年年底获批提前退休。安徽国厚实控人李厚文系安徽省六安市知名企业家,其掌控的主要资产是安徽文峰置业集团,即注册于六安。

随着董事会迎来新面孔,在董事席位方面,莲花健康控股股东睿康系的投票董事只剩下董事长夏建统本人以及财务总监邢战军,董事数量已被安徽国厚追平。

安徽国厚是谁?又如何进入莲花健康董事会?这是一个陌生人到债权人再到董事会的故事,时间只用了一年。

安徽国厚官网显示,安徽国厚成立于2014年,注册资本金25亿元,是经安徽省政府批准设立,并经国家财政部备案和中国银监会核准公布的国内首批具有金融不良资产批量收购处置业务资质的地方资产管理公司。该公司由中国东方资产全资子公司上海东兴投资控股发展有限公司牵头,联合安徽博雅、深圳朗润等安徽省内外优势资源企业共同设立。

在主营业务方面,国厚资产以金融不良资产收购处置业务为核心,涵盖收购管理各类债权、股权、动产、不动产等形式的不良资产,通过债务追偿、债务重组、债转股、企业重整、资产证券化等多种方式进行处置。

莲花健康与安徽国厚首次交集,是在2017年6月。

当时,莲花健康公告称,其控股股东睿康投资将持有的公司无限售流通股1.1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10.83%)质押给安徽国厚,质押期限为一个月,相关质押登记手续已办理完毕。这相当于睿康投资在莲花健康持股总数的98.94%。截至今年2月7日,睿康投资已将其在莲花健康的全部持股质押给安徽国厚。

而莲花健康与安徽国厚之间的交集不止局限在股权质押领域,在债权方面,两者之间也有关联。

今年2月初,莲花健康披露,公司收到福建平潭万丰长富投资管理中心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万丰长富)《债权转让通知》,根据万丰长富与安徽国厚签订的债权转让合同,万丰长富已将依法享有的对公司和担保人的债权及担保权利依法转让给安徽国厚,公司和相应担保人应向安徽国厚履行还款义务。公告显示,上述债权合同金额总计达2.2亿元。

尽管安徽国厚已经出现在莲花健康的董事会当中,不过根据其官网股改信息,显然其有自己的IPO计划。

但不管怎样,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安徽国厚从莲花健康的陌生人到债权人,再到如今的主事人的位置,时间之短,晋级速度之快,令人瞠目。

出 高管密集换血董事长之兄退出莲花健康

新人进入,自然有老面孔退出。

对于长期关注上市公司的投资者来说,公司公告是一个重要的展现上市公司信披的窗口。只是,莲花健康的5月,是从董事的离职开始的。

今年5月8日,莲花健康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于近日分别收到公司非独立董事夏建军、袁启发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其中,辞职后夏建军先生不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而袁启发仍继续担任公司总经理职务。

需要说明的是,此时距离夏建军出现在莲花健康的董事名单当中尚不足一年。根据其简历显示,夏建军出生于1971年,比夏建统大4岁。有媒体报道称,夏建军为夏建统的哥哥。

对于夏建军的去向,莲花健康的公告并未明确说明。

离开董事职位的,不仅有与控股股东睿康投资关系密切的夏建军,还有莲花健康的资深元老袁启发。

公开信息显示,袁启发1992年从西安交大毕业之后即加盟莲花健康,此后一路打拼最终升任至莲花健康董事、总经理。

值得注意的是,两位董事辞职一天后的5月9日,莲花健康董秘时祖健也宣布辞职。同袁启发经历相似,时祖健从1997年加入莲花,参与到莲花味精(莲花健康前身)的上市筹备工作当中,2013年8月担任莲花健康董秘。不过,如今辞任董秘后的时祖健并未离开公司,而是担任了莲花健康副总经理。

巧合的是,莲花健康公布的新董秘人选韩安道,和两位新董事一样,均来自安徽。韩安道长期在安徽工作,曾先后在安徽迎驾贡酒股份有限公司担任董事会秘书兼证券部部长,安徽济人医药集团任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

如今,随着董事会席位和董秘一职的更迭,一进一退间,局势已不言自明。

作为河南老牌上市公司,莲花健康如何走向健康引人关注。

困 紧张的现金流、高额抵押连年亏损遭上交所16问

事实上,夏建统的“烦恼”不只董事会的逐步“失控”。2018年5月16日,随着上交所的一份问询函,莲花健康的财务窘境再次展示在投资者面前。

5月16日晚,莲花健康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对莲花健康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问询函》(以下简称问询函)。

问询函围绕公司经营状况及财务信息披露、公司资金风险等三大方面共提出16个问题,要求莲花健康就上述问题于5月24日前予以披露,同时对定期报告作相应修订。

问询函提到,2017年,莲花健康上市公司净利润亏损1.03亿元,扣非后净利润亏损1.74亿元,公司扣非后净利润已连续15年亏损。要求莲花健康详细说明影响公司持续经营能力的主要因素,公司未来发展趋势,及拟采取的改善持续经营能力的具体措施。

另外,问询函提到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合理性问题。根据莲花健康2017年年报,按账龄分类,4~5年应收账款期末余额6.18亿元,且全额计提坏账准备,上交所要求其说明4~5年应收账款全额计提坏账准备的合理性及其依据。

根据年报,公司5年以上应收账款期末余额为0元,但是按欠款方归集的期末余额前五名的应收账款中,对福建省福州富成味精食品有限公司应收账款1106万元和对项城科茂谷朊粉有限公司应收账款1067万元,上述款项账龄均为5年以上,二者明显不一致,问询函要求说明原因及会计处理的谨慎性和合理性。

此外,根据莲花健康2017年年报数据显示,在2017年78家豫股当中,莲花健康的净资产收益率最少,仅为-120.47%。此外,莲花健康的货币资金仅有1610.98万元,与货币资金最多的洛阳钼业比起来,相差近300倍。

事实上,莲花健康正是因为“差钱”,其实际控制人夏建统在2017年自导自演了一出“左手倒右手”的好戏。然而,这显然瞒不过监管机构的眼睛,随后只有自己喊停。

此外,需要指出的是,5月12日,莲花健康发布《关于处置资产的公告》提出,公司拟对部分符合前述条件的固定资产进行处置,委托相关评估机构之后,评估净值为1740.61万元。卖资产换钱,显然也是为解决财务窘境。

退 退出睿康股份之后睿康系淡出莲花引猜测

事实上,回溯莲花健康的发展,除了上市公司本身缺钱导致其实控人夏建统无米下炊之外,真正让安徽国厚进入其中,还要归于夏建统的“拿股权—股权质押”资本运作术。

这样的运作术,夏建统在莲花健康身上用过,在其旗下的另一家上市公司睿康股份身上同样用过。

2014年12月16日,睿康投资受让莲花健康1.1亿股股份完成过户,2014年12月17日,睿康投资即将该笔股权全部质押。而在正式接手莲花健康之后,睿康投资对于其所持莲花健康股权的质押几乎没有间断过。

今年5月9日,针对“莲花健康控股股东睿康投资所持股权已全部质押给安徽国厚,主要用于为其在安徽国厚融资提供担保”的情况,上交所要求公司核实并披露睿康投资前述融资金额、融资用途、还款期限;睿康投资目前财务状况,明确说明是否具备资金偿还能力;睿康投资与安徽国厚就未能按期偿还情形下,上市公司股权安排是否形成任何协议或约定。

莲花健康表示,截至公告日,睿康投资向安徽国厚通过股票质押融资方式取得借款2.5亿元,融资用途为偿还前次股票质押融资,借款到期日为2018年7月24日。睿康投资与安徽国厚就未能按期偿还情形下上市公司股权安排事宜未达成任何协议或约定。

对于睿康投资的股权质押,郑州本地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师表示:“按照行业惯例,在进行股权质押时,券商一般对主板股票取市价的4折为质押率,以质押价的160%作为警戒线水平,以质押价的140%作为平仓线水平。以2016年6月28日莲花健康前20个交易日的交易均价5.36元/股为基准价,睿康投资质押1.15亿股股份按照4折质押率(1.61元/股)可融资1.85亿元,当莲花健康股价下行至约2.58元/股即触及警戒线,股价下行至2.25元/股即触及平仓线。如果按照最近几个月莲花健康股价走势来看,自今年1月份开始,睿康投资的股权质押已触及警戒线。”

截至5月22日收盘,莲花健康报收2.39元。需要说明的是,5月2日,莲花健康曾创下2.19元的低价。而莲花健康的两董事辞职则在5月8日。

两者之间是否有直接联系?5月23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联系莲花健康证券部,证券部工作人员表示:“这个不太清楚。”

众所周知,通过掌控天夏智慧、莲花健康、睿康股份3家上市公司,夏建统打造了资本市场赫赫有名的睿康系。不过现在看来,睿康系似乎有“土崩瓦解”之势,而迹象首先从睿康股份开始。

4月4日,睿康股份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睿康体育的股东睿康控股,与深圳市深利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睿康控股将其持有的睿康体育100%股权转让给深利源,交易金额为14.46亿元。交易完成后,深利源将通过睿康体育间接持有睿康股份22.18%的股权,公司实际控制人将由夏建统变更为李明。

在睿康投资退出睿康股份之后,4月27日,天夏智慧公告称,董事会日前收到公司总裁夏建统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辞职理由是夏建统担任多家其他公司的要职,各项工作事务繁忙。

如今,随着安徽国厚的进驻,夏建统是否也会步睿康股份后尘,从莲花健康退出呢?

上述莲花健康证券部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我们没有接到任何通知,一切以公司公告为准。”

或许,对此问题,在莲花健康回复上交所的问询函当中已经给出了答案:“睿康投资与安徽国厚就未能按期偿还情形下上市公司股权安排事宜未达成任何协议或约定。”

但事实果真如此吗?大河报·大河财立方将继续保持关注。(记者 唐朝金)[CAHTAG14;34]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产品建议与投诉请联系:jianyi@chinaso.com
责任编辑:李霞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网友还在搜

更多热点尽在新闻早班车
请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