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正文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网友还在搜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在朱仙镇感受年味

2019-02-01 07:51 | 河南日报

核心提示:历史在这里匆匆走过,喧嚣远去,繁华不再,它似乎与现实有了隐隐的隔膜。老屋、石墙、古树,市井烟火,倾慕与怜惜,它是外乡人追寻朱仙镇过往的点点碎片,却是朱仙镇人魂牵梦萦的故土乡愁。

岳飞庙


深冬腊月,北风呼啸,开封朱仙镇启封故园的聚仙湖上,一半是水,一半是冰,水波涌动,风声中夹杂着水流撞击冰层的哗哗声。

一阵鸡鸣染亮了天际,朱仙镇的街道上人声响动,古老的街巷渐渐活泛了起来。贾鲁河岸边,一扇木板门打开,闪出一个挺拔的身影,继而一扇扇木门次第开启,木版年画的传承人起得最早,他们张罗着自家门市,希望早点迎来客人。

老字号的点心铺里,新鲜出炉的甜馅饼、太师饼、花生糕,在客人们到来之前,已经摆放得整整齐齐。“朱仙镇五香豆腐干”的传承人,拿出历经“十煮九晾一见阳”的豆腐干,招呼着顾客打包带走。

岳飞庙里,燃起了第一炷香,缭绕的香气在寒风中飘散,唤醒了门前一对斑驳的石狮子,它们在此静立百年,悄然注视着古镇的起伏跌宕。

历史在这里匆匆走过,喧嚣远去,繁华不再,它似乎与现实有了隐隐的隔膜。老屋、石墙、古树,市井烟火,倾慕与怜惜,它是外乡人追寻朱仙镇过往的点点碎片,却是朱仙镇人魂牵梦萦的故土乡愁。

◎朱仙镇大捷

朱仙镇位于开封城西南22公里,是北宋的军事要镇,这里是岳飞第四次北伐的最后一站,流传着“五百岳家军大败金国十万大军”的传奇故事。

绍兴十年(公元1140年),岳飞北上抗金,郾城大捷之后,进兵朱仙镇。金兀术聚集金兵十万与岳飞对垒。岳飞突然袭击,大获全胜。朱仙镇之捷,令金兀术闻风丧胆,准备渡河撤出中原。然而此时,岳飞却遭奸臣秦桧陷害,朝廷一天之内向他发出了十二道金牌,要求班师回朝。岳飞气愤地说:“十年之力,废于一旦……社稷江山,难以中兴;乾坤世界,无由再复。”

岳飞被“莫须有”的罪名构陷,含冤而死。当岳飞遇害的噩耗传来,朱仙镇上万民痛哭,声震四野。岳飞被害后21年,宋孝宗继位,为岳飞平反昭雪,追复原官,赐谥号“武穆”;宋宁宗时,追封岳飞为“鄂王”;宋理宗时,改谥“忠武”。

当地人世代感念岳飞的功德,明成化十四年(公元1478年),在河南布政使吴节、开封府知府张岫的主持下,建起一座岳飞庙,它与武昌、杭州、汤阴的岳飞庙并称于世,数百年来,香火不断。

岳飞庙端坐于朱仙镇西南隅的闹市中,雕梁画栋,端庄威武,门楣挂着“精忠岳庙”匾额,柱上有楹联:“炳史册精忠资社稷,收河山报国筑长城”。大院正中,一座拜殿为亭式结构,殿宇四面无墙,是祭奠岳飞的场所,拜亭前跪着五个铁铸人:奸相秦桧夫妇、监察御史万俟卨、殿中侍御史罗汝楫和诬陷岳飞的张俊。

大殿左右,各有两通高大石碑,是明代人镌刻的岳飞手书。一通是岳飞诗作《送紫岩张先生北伐》:“号令风霆迅,天声动北陬。长驱渡河洛,直捣向燕幽。马蹀阏氏血,旗枭可汗头。归来报明主,恢复旧神州。”明代学者蔡悦评论此诗:“词意雄伟激烈,可轰震千古!”一通是岳飞的千古绝唱《满江红》。专家称,两通碑刻是目前仅存的岳飞手迹石刻,十分珍贵。

另一通“朱仙镇岳鄂武穆王碑”,高2.5米,宽2.1米,刻于明正德十五年(公元1521年),记录下建庙的原委:“宋鄂侯忠武王庙,始建于鄂,再建于杭,三建于汤阴,而今建于梁城南之朱仙镇。在鄂者,王(岳飞)开国地也,王冤白时建;在杭者,王墓在焉;在汤阴者,父母之邦……而朱仙镇者,而王之功於是,为报王之忠愤所不能忘者也。”

寒风中,读《满江红》,不由人激情澎湃。

◎朱亥故里

大约2700年前,周平王东迁后,曾经派大将在朱仙镇东南方向2公里处屯兵,以“启拓封疆”为名筑城,启封城由此得名,春秋至隋朝这一段时期,启封主要是作为战略军事要地。

朱仙镇得名,是因为义士朱亥。《祥符县志》提道:“朱仙镇相传战国时朱亥故里,亥旧居仙人庄,因名”。《史记·魏公子列传》记载,朱亥勤奋好学,不仅力大过人,而且精通兵法,多谋善断,因为厌恶战乱,隐居市井,以屠宰为生。他是信陵君魏公子无忌的门客,“窃符救赵”事件的主要角色之一。

魏国与秦国互为敌国,相持不下,朱亥不顾个人安危,冒着风险,作为魏国的使臣,来到秦国。河南大学教授刘坤太说,秦王几次威胁朱亥而无果,就把他囚禁起来。朱亥知道自己很难回到魏国,决心以死报效国家,他用头猛力撞向柱子,然而柱子断了,人却未死,最终,他自己折断喉咙身亡。

“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世人称颂朱亥的忠贞刚烈,为了纪念他,把他居住过的地方改称为朱仙镇。如今,朱仙镇早已无朱亥的任何遗迹,只有岳飞庙内的一副楹联还纪念着英雄:“若斯里,朱仙不死,知当日金牌北召,三字含冤,定击碎你这极恶滔天黑心宰相;既比邻,关圣犹生,见此间铁骑南旋,万民留哭,必保全我那精忠报国赤胆英雄”。

朱亥和岳飞的故事,在当地深入人心。曾在南海舰队某部服役的战士王亮,是朱仙镇走出来的海军战士。他说,岳飞英勇杀敌的形象伴随他的成长,他以家乡为荣,入伍后,那些故事常常激励着他战胜一个个困难。一年之中的200多天,王亮都和战友们一起出海执行任务,守卫在祖国的蓝色海疆。如今,朱仙镇籍现役军人有百余名,“精忠报国”四个字,已化成他们以及古镇人心中最纯洁、最高尚、最强烈的情感。

河南大学宋文化研究院副院长高树田说,百姓对于岳飞的崇敬之情,始终未变。战争年代,发扬“精忠报国”的精神,就是为国家、民族利益去流血牺牲;和平时期,同样需要这种精神去奋斗,把个人行为和国家利益、社会利益紧密相连,把微小的力量聚集在一起,就会形成巨大的社会能量。

◎天下名镇

贾鲁河水波荡漾,蜿蜒流经古镇时,把镇城分成了东、西两部分。岳飞庙内一通光绪八年(公元1882年)刻立的“朱仙镇新河记”碑,记载了朱仙镇因河水而盛衰的往事。

元至正四年(公元1344年),黄河在山东曹县白茅堤决口改道,淹没了河南、山东、安徽、江苏十多个州县。7年后,贾鲁出任总治河防使,历时7个月,治水完毕。碑文说,贾鲁河“自荥阳西南诸山溪,合京、须、索、郑之水,东流至祥符,经朱仙镇达周家口,复合沙、颍诸水,委输于淮,以元臣贾鲁治之,遂名贾鲁河”。

贾鲁河一路南行,西北山产由此南输,东南杂货由此北达,大船转小船,小船转大船,顺流逆流之中,物资交流频繁,古镇的商业逐步繁华。

明嘉靖年间,贾鲁河再次疏浚,很快成为一条贸易生命线。著名历史、地理学家李长傅在《朱仙镇历史地理》一文中说到,位于贾鲁河航运终点的朱仙镇,下达周家口,由淮河通安徽、江浙,舟楫畅通。小舟更可上溯到京水镇,北与黄河相连。陆运则由驿道南下,经尉氏许州以达武汉,北上经开封、卫辉、彰德以达北京,成为商旅必经之地,水陆交通会集之所,南船北马,由此分歧。朱仙镇地处中原,地域广大,和华北、西北各地联系方便,它不仅是河南,而且是华北最大的水陆交通联运码头。

水陆相依,朱仙镇盛名远扬,各地商客,往来不绝,大批的货物集中在此,大把的银子投掷在此。清康熙年间,朱仙镇同湖北汉口镇、江西景德镇、广东佛山镇,并称中国四大镇。贾鲁河沿岸,码头林立,长达五里。嘉庆年间,朱仙镇“商务之盛,甲于全省”,镇城南北长6公里,东西长2.5公里,南北行的街道,宽约4米,东西行的街道,宽约3米,镇城面积是民国时的10多倍。鼎盛时期人口达20多万人,外籍商人有山西、陕西、甘肃、安徽、福建等省。乾隆年间,晋商维修关帝庙,各商号纷纷捐资,修葺一新的关帝庙有正殿、大殿等建筑,规模宏大,一度超越了岳飞庙。

岳飞庙东侧的关帝庙,卷棚高约15米,绿色琉璃瓦覆顶,飞檐挑角,十分壮观。庙内的“重修关帝庙碑记”和“本庙全图”两通碑,密密麻麻记录着捐资商行。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教授许檀,从碑文中追溯,认为杂货、典当、粮食、烟草、服饰等是当时最重要的行业,不仅商号数量超过千家,而且经营规模明显扩大,朱仙镇“发挥了商品运转中枢的职能”。

物埠财丰,镇内庙宇林立,月月有庙会,每会必献戏酬神,祥符调应运而生,并发展成豫剧的一大流派。朱仙镇的特产竹竿青酒、豆腐干、年画以及爆竹,也远销各地。

水能兴城,也能覆城,流水无情,让朱仙镇在繁华与衰落间几次跌宕。

清代道光、光绪年间,黄河水数次决堤,淹没了房屋,淤泥大约有七八尺深,镇中航行困难。光绪二十六年(公元1900年)春天,骤然卷起黄风,“断壁残垣,触目即是”,商业更加衰落,商铺不过几家,其他或为荒地,或为耕田。贾鲁河再次淤塞,泥沙沉淀,无法行船。

1904年京汉铁路通车,1912年津铺铁路通车,南北交通路线大转移,朱仙镇丧失了区位优势,后又历经近半个世纪的风雨飘摇,古镇日渐残破,繁华不再,被丢弃在了旧时光里。

◎木版年画

1月28日,农历腊月二十三,岳飞庙东50米的“尹氏老天成年画博物馆”门前,来来往往的人们,正忙着请上一张灶王神的年画。那色彩鲜艳的年画上,广丹、葵紫等色彩浑厚强烈,人物形象古朴生动,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老店第五代传人尹国法说,当地人会把它恭恭敬敬贴在厨房灶台上方,再燃起几炷香供奉,祈神福佑全家,来年富足安康。

镇上一个个木版年画作坊里,门前晾晒的、墙上挂着的,桌子上放的,满是花红柳绿、尺寸不一的种种年画。每年春节,这里家家户户会贴一张“秦琼、敬德”“关羽、张飞”“赵云、马超”等人的画像,他们都是木版年画中古老的门神。

朱仙镇是中国水印木版年画的发源地,迄今已有800年的历史,《东京梦华录》记载:“十二月,近岁节,市井皆印卖门神、钟馗、桃板、桃符……”朱仙镇与天津的杨柳青、山东潍坊的杨家埠、江苏苏州的桃花坞齐名,是中国四大著名的年画产地之一。鲁迅曾经评价:“朱仙镇的木版年画很好,雕刻的线条粗健有力,和其他地方的不同,不是精雕细琢。这些木刻很朴实,不涂脂粉,人物也没有媚态,颜色很浓重,有乡土味,具有北方木版年画的独有特色。”

上世纪90年代,传统手工艺制品的朱仙镇木版年画,无法形成批量生产,受到市场上印刷年画产品的剧烈冲击,整个行业十分萧条。

张继忠,朱仙镇木版年画“万同”老字号的第五代传人。1998年,一位外地客商找到他,提出高价购买他的年画古刻版。他说:“木版年画,贵重在那块版上,尤以流传百年的老版更为珍贵。那时母亲得了重病,急需用钱,但是我舍不得祖传的宝贝,再难,不能卖刻版,再难,不能让木版年画在我们这一代人手里给丢掉。”他舍不得祖上留下来的老手艺,没生意的时候,就走访老艺人,记录老作坊的历史,把一堆堆的资料整理成册,结集出版,就这样保存下了不同年代的木版年画图样。

2006年,朱仙镇木版年画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古老的艺术再次受到的关注,木版年画市场重新恢复了生机。如今,来到朱仙镇的人们,不仅可以欣赏和购买,还可以体验一把古老的“印刷术”,感受传统手工技艺的独特魅力。

长坂坡、八大锤大闹朱仙镇、岳飞大战牛头山……不同历史时期的英雄风采,在色彩艳丽,风格庄重的木版画上跃然而出,这些触手可及的年画故事,让英雄形象不断完善,在古镇人心中,凝结成为强烈的家国情怀。

农历新年将至,镇上越发热闹了,人们备好年货,期盼阖家团圆。

金戈铁马散去,繁华落尽平凡来,古老的朱仙镇平添了一分安详与坦然……(记者赵慎珠)

原标题:在朱仙镇感受年味

责任编辑:朱宝君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网友还在搜

更多热点尽在新闻早班车
请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