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头条>正文

蔡卞《雪意帖》:数枝石榴发,岂无一时好

2017-03-15 10:20 | 大河报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评论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蔡卞书法圆健遒美。《宣和书谱》称其:“自少喜学书,初为颜行,笔势飘逸,圭角稍露,自成一家,亦长于大字。晚年高位,不倦书写,稍亲厚者,必自书简牍。”

蔡卞《雪意帖》

1

熙宁三年(1070),蔡卞与胞兄蔡京同登进士第。

翌年,被授任江苏江阴县主簿。当地大富豪顾新元等人,趁着青黄不接之际,以高倍利息,借谷物于庶民。蔡卞断然开仓放粮,以解百姓燃眉之急。

当时,王安石刚刚推行新法,一下子看上了这小子,说:“元度为千载人物,卓有宰辅之器。”

王安石将蔡卞收为门生,招为女婿。《宣和书谱》说:“初王安石镇金陵,作《精义堂记》,令卞书以进,由是神考(宋神宗)知其名,自迩进用,多文字职。”

王安石《三经新义》中的《诗新义》,即由蔡卞执笔。《四库全书》经部还收入蔡卞所著《毛诗名物解》。

2

北宋政局,翻云覆雨。蔡卞与王安石同进退,翁婿之间感情至深。王安石退居钟山,对蔡卞非常思念,有《怀元度四首》:

秋水才深四五尺,扁舟陡转疾于飞。

可怜物色阻携手,正是归时君不归。

舍南舍北皆春水,恰似葡萄初发醅。

不见秘书心若失,百年多病独登台。

自君之出矣,何其挂怀抱。孤坐屡穷辰,山木迹如扫。数枝石榴发,岂无一时好。不可持寄君,思君令人老。

元祐初,蔡卞曾以礼部侍郎出使于辽,因其盛名,得辽国善待。适有寒疾,辽国以国君所乘用“白驰车”载他出入,“盖异礼也”。

终元祐间,蔡卞以龙图阁待制知宣州,后又调江宁府,历扬州、广州、越州、润州、陈州,不得重用。

3

哲宗主政,改年号为绍圣,志在完成神宗遗愿,励精图治,重用新党。蔡卞、蔡京俱被召回。兄弟同为翰林学士,同修国史。

蔡京、蔡卞与章惇、安惇缔交,重新推行新法,打击元祐党人,号称“二蔡二惇”。

蔡卞有“笑面夜叉”的外号。《宋史·蔡卞传》说:“章惇虽巨奸,然犹在其术中,惇轻率不思,而卞深阻寡言,论者以为惇迹易明,而卞心难见。”《续资治通鉴》中载,曾布说:“蔡卞最阴巧,而章惇轻率,以相媚说,故多为其所误。凡惇所主张人物,多出于卞,至议论之际,惇毅然如已出,而卞噤不启口。外议皆云:‘蔡卞心,章惇口。’”

蔡卞对恢复“荆公新学”尤为致力。《清波杂志》云:“章子厚(惇)在相位,一日国子长贰莹曰:‘三经义已镂板,王荆公字说亦今颁行,合取相公钧旨。’子厚曰:‘某所不晓此事,请问左丞。左丞蔡元度(卞)也。’”

章惇有女,久而未嫁。蔡卞劝道:“相公择壻如此其艰,岂不男女失时乎?”章子厚说:“我想找一个像你这样的女婿啊!”

元祐中编修《神宗实录》,引用司马光方面的《日记》、《杂录》等资料,对神宗、新法和王安石多有不当之词。蔡卞等上疏言:“先帝盛德大业,卓然出千古之上,而《实录》所记,类多疑似不根,乞验索审订,重行刊定,使后世无所迷惑。”

王安石生前,写有《日录》,命其侄王防保存。安石临终,令王防焚去。王防以他书代之。哲宗命蔡卞去王防家,取得王安石《日录》,以参定《神宗实录》和《正史》。

多年后,曾布说:“元祐所修《实录》者,凡司马光《日记》、《杂录》,或得之传闻,或得之宾客;而王安石有《日录》,皆君臣对面反复之语,乞取付史院照对编修,此乃至公之论。”

新修《神宗实录》中,元祐本原文以墨书写,参照王安石《日录》改动处则以朱书写,后人称为“朱墨本”。

哲宗诏令追究范祖禹、赵彦昌、黄庭坚责任:“史官敢如此诞谩不恭!”令夺官窜黜。

4

王雯是王安石最心爱的女儿。嫁女时,夫人吴氏以锦为帐,未成礼而华俊之声已闻于外。连神宗都听说了,问王安石:“卿大儒之家,用锦帐嫁女?”安石愕然,不知如何回答才好。回家一问,果然如此。忙将锦帐舍之开宝寺福胜阁下为佛帐。次日上朝,惶惧谢罪。

王雯知书会诗词,聪慧有主见,借助父亲的影响力,以及她在哲宗赵煦生母德妃朱氏那儿获得的恩宠,帮老公登上相位。

蔡卞每有国事,先谋之床笫,然后宣之庙堂。同僚们相语曰:“吾辈每日奉行者,皆其咳唾之余也。”

绍圣二年(1095),蔡卞拜为尚书右丞,大摆家宴,唱戏庆贺。有一优伶唱曲道:“右丞相今天大拜,皆是夫人裙带。”

自此,“裙带”一词流传至今。

5

蔡卞任中书舍人比蔡京早。按惯例,朝会入宫时应排在蔡京之前。蔡卞尊重哥哥,报告朝廷,要求排在蔡京之后,被朝野广为称赞。

后来随着官位的升高,兄弟渐渐反目。

蔡元长语元度说:“弟骨相固佳,但背差薄,腰差细耳。”元度笑道:“太师岂有两人。”

崇宁四年(1105),朝廷欲开边河、湟,枢密使蔡卞推荐大将王厚统兵。蔡京建议徽宗任命童贯为“熙河等路经略安抚制置使”。以内臣监军,蔡卞坚决反对,在徽宗面前作色曰:“内臣为帅非盛世事,贯闻此言必不喜,然朝廷事体(体面)可惜!”拂袖下殿。左相蔡京联络朝臣,“群噪之,卞乃求去,命知河南府”。

当初,哲宗去世,无子,新君须在哲宗诸弟中择立。向太后主张立端王赵佶,宰相章惇则力主立简王或申王。

宋徽宗即位后,指示陈瓘弹劾章惇“独宰政柄,首尾八年,迷国误朝,罪不可掩,天下怨怒,业归一身”,甚至说章惇担任山陵使不称职,致使哲宗的灵车陷在泥中,露宿野外。

陈瓘试探徽宗的口气:“臣欲击蔡卞,然未敢。”徽宗问:“何故?”陈瓘说:“外间议论如把蔡卞攻走,向太后和你就要用蔡京执政,所以我就不敢,如果用蔡京,不如还是用蔡卞啊!”

徽宗摇摇头说:“无此意!”

本来,在徽宗登基时,蔡卞支持向太后,是有拥立之功的。但他动不动便以神宗说事,很令徽宗反感。

于是,众臣上章攻击蔡卞,“力主国是,以不仕元祐为高节,以不习诗赋为贤士,一切以王安石为是”,“操心深险,赋性奸邪。始因阿附权臣章惇,致位二府;既而渐盗威福,中分国柄,公报私仇。不附己者,弃斥无余。只因为是王安石之婿,妄说他尽传安石之学,以欺朝廷”。

徽宗说:“台谏攻卞已十余章,如何才能使蔡卞知道呢?”又说:“只要对章惇说说,则蔡卞自知。”

《挥麈后录》载,蔡卞与蔡京兄弟相斗,迁出于郊外观音院,去留未定。“平时门下士悉集焉,是时所厚客已有叛元度去。元度心不能平,饭已,与诸君步廊庑,观壁间所画炽盛光佛降九曜变相,方群神逞威之际,而其下有稽首默敬者。元度笑以指示群公曰:‘此小鬼最叵耐,上面胜负未分,他底下早已合掌矣。’客有惭者。”

蔡京极贪,每逢生日,天下郡国皆有贡献,号“生辰纲”。《水浒传》言之有据。蔡卞则清正廉洁,离广州知州任时,百姓们用蔷薇露洒在衣服上送他。

6

蔡卞书法圆健遒美。《宣和书谱》称其:“自少喜学书,初为颜行,笔势飘逸,圭角稍露,自成一家,亦长于大字。晚年高位,不倦书写,稍亲厚者,必自书简牍。”

据蔡绦《铁围山丛谈》中说,鲁公(蔡京)始同叔公文正公(蔡卞)授笔法于伯父君谟。即登第,调钱塘尉,在苏东坡指导下,学徐季海。后学沈传师、欧阳率更等人。“由是字势豪健,痛快沉着。迨绍圣间,天下号能书者,无出鲁公之右者。其后又弃率更,乃深法二王。每叹右军难及,而谓中令去父远矣。遂自成一法,为海内所宗焉。”

米芾对诸多书家多有微词,谓“蔡京不得笔,蔡襄勒字,沈辽排字,黄庭坚描字,苏轼画字,臣刷字”,而独尊蔡卞“得笔”。《铁围山丛谈》又载:“鲁公一日问芾:‘今能书者有几?’芾对曰:‘自晚唐柳氏,近时公家兄弟是也!’盖指鲁公与叔父文正公尔。”

清人叶昌炽《语石》中评蔡氏兄弟书法,“元长,书之狷者也;元度,书之狂者也”;元长之书“隐秀”,所谓“客气既尽,妙气来宅”;元度之书“可谓神骏极矣”。

明王世贞说:“其书圆健遒美,有兼人之力,而时以已意参之,盖有书笔无书学者,要之不可以人废也。”安世凤在《墨林快事》感叹:“卞胜于京,京又胜于襄,今知有襄,而不知有他蔡,名之有幸不幸若此!”(李志军 文图)

相关搜索:
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

最热评论

刷新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推荐搜索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