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正文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网友还在搜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一个山村女子的诗歌风雅

2020-08-12 08:45 | 中国搜索

核心提示:景淑贞,如她在诗集《后记》里所言,她是农民,有着一个乡间女子的羞涩和拘谨,但在记者看来,她也有着已深入骨髓的雅致,那是被田野上空烈日曝晒过的雅致,如同她的脸庞她的诗,带着泥土的颜色。

   

景淑贞    

这几日,方城女作家景淑贞的诗集《请叫我村庄里最美的女王》出版一事,在南阳文学圈影响不小。

跟景淑贞算是神交,她写诗,也写散文,作品读后余香袅绕,每每刊发,总占据晚报《星光》副刊的头条。

后来才知道,她是方城县四里店镇张湾村一名地地道道的农民,那些或清新隽永或苍茫深沉的文字,都是她在做家务忙农活的间隙写出来的。

昨日,记者第一次见到景淑贞。如她在诗集《后记》里所言,她是农民,有着一个乡间女子的羞涩和拘谨,但在记者看来,她也有着已深入骨髓的雅致,那是被田野上空烈日曝晒过的雅致,如同她的脸庞她的诗,带着泥土的颜色。

诗集出版 半生梦圆

方城四里店的张湾村位于大山深处,在这个小小的山村里,景淑贞生活、劳作、读书、写作。长期的农村生活积累,加上细腻观察以及女性特有的写作天赋,使她的作品分外接地气。她写诗歌,也写散文,她写情感,也写风物,她把那些属于内心的秘密,属于风物的秘密,用属于自己的文字写出来,日积月累,渐成气象,逐渐形成了她自己的诗歌风格、文学风格。

文字是景淑贞能够摸得着的与生活对话的方式,她以这样一种方式,充实着疲惫农活后的时光。出一本诗集,于她是一个梦,一个从年少时就开始追逐的梦。这个梦穿越了小半生的光阴,几起几落,沉沉浮浮,而今,在她人到中年时梦圆成真——就在这个8月,她的诗集《请叫我村庄里最美的女王》,由河南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省作协副主席、省诗歌学会会长张鲜明,以一首82行的长诗为其诗集作序:沿着梦中开满野花的小径/蹚过村边清凌凌的小河/绕过村口莲花盛开的池塘/走过路旁长满青苔的水井/回家去,回家去/在你打开的那个院子里/我见到了两种花——/一种叫诗/一种叫魂……

诗集共分九部分,收录了景淑贞近年创作的近200首诗。这些诗笔触细腻,情感真挚,蕴含了一个山村女子生活的记忆、烙印和筋骨,反映了她对生活的热爱、理解和感悟。诗人率真的个性、烂漫的品格、梦幻的特色,无处不在地突显在诗的字里行间,让读过的人不自觉地成为其文字的俘虏。

来自山村 承继风雅

市作协副主席张中坡认为,景淑贞的诗清新、清秀、清馨,有着李清照的婉约之美,然而又不能一概而论。就像李清照也会写出“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的雄浑豪迈之作一样,生活在大山深处小山村的景淑贞,她的诗有时自然不自然地也沾染着大山的浑厚、辽阔与悠远。这使她的诗歌又显出几分超出女性诗人而又属于女性诗人的苍茫与深沉。

诗歌创作,是极为个人化的书写。景淑贞的诗,似梦、似真,柔美、亲切、可感。她敏锐地感受着春夏秋冬的变化,感受着农历节令的律动,用细腻的笔触,饱蘸着心灵的情感,抒写出一曲曲清新的山村赞歌。

虽是一个山村农妇,但作为一个诗人,她的诗歌却来自山村而又超越山村,充满着一位饱读诗书的文人的书卷之气。她总能运用一些意象,将难以书写和描述的意境,写得摇曳生姿、情味盎然又清新可爱、质朴生动。她熟读《诗经》和唐诗、宋词,总能将它们信手捻来,像水化在水中一样自然而然地化作自己的诗句,山村生活与古诗雅意,既相悖而又相契合地有机融合在一起,构成她诗中的“小桥流水”,读后齿颊留香。

立足乡土 笔耕不辍

乡村、小院、养花、种草,是时下不少人心中的诗与远方。但现实并非如此轻描淡写。一个乡村女子,要打理家务,要下田耕作,她的文学之路,走得并不轻松。

余秀华曾经说过:“这样的命运谁甘心呢!在这样的一个地方,这样的一种生活方式,你想飞,但飞不起来!”景淑贞并没有飞起来的欲望,她的理想,就是把最平凡的人生过好。

年少辍学,与父母一起为弟妹支撑起一片天空。曾经的艰苦劳作,在景淑贞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痕,比如被烈日灼伤的双颊,被农具磨得粗糙的双手。但说起过往,景淑贞无怨无悔。她说,有浓浓的亲情相随,有热爱的文学相伴,光阴馈赠的这些美好,已经让她深感富足和自豪。

从最初零散的心情文字,到现今风格渐成的诗和散文,写作,让她在繁忙的劳动之余获得了另一种生活。这些年,她一直怀揣着文学梦想不放弃,用她的诗歌,用她的生活,用她的才气,用她的情感,用她的眼光,不断发现世俗生活和情感生活中的无数秘密,并刷新了过往诗人们的写作手法和表现形式,赋予它们新颖的生命活力,进而吸引读者、感动读者、打动读者。

今天,景淑贞的身份,除了农民、作家,还是市人大代表。她依然保持着创作的热情,并关注当下农村的各种变革,包括农民的生产生活方式和思想的变化,她说,乡愁中的传统,传统中的乡愁,是我们一刻都不能离开的春风,她要用文字记录生活、记住乡愁。

“我领着我的文字,在自己的疆土上,真诚地爱着人间。爱着人间美好的爱情,爱着人间的一草一木,爱着穿过草木间的明月清风,更爱着人间的颓废、悲凉,甚至哭不出喊不出的疼痛。”景淑贞说,“不要叫我诗人,若给我一个名称,请叫我村庄里最美的女王。”(方城县委宣传部供稿 王平 文/图)

   

责任编辑:朱宝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