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顶山>正文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网友还在搜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河南坠子名家张高伟:一门两状元 父子非等闲

2020-09-28 09:30 | 中国搜索

核心提示:张麦捞是河南坠子名家,2000年马街书会状元。将门无犬子,其大儿子张高伟于2013年也摘得马街书会状元。一门两状元,鹰城无双;上阵父子兵,艺压群芳。

近日,张高伟趁中午下班间隙从市区回郏县薛店镇张武楼村老家,为父亲张麦捞送药。父亲因偏瘫,一个人无法再同时说拉弹唱。应父亲要求,张高伟和父亲即兴合唱了一段坠子书《一物降一物》,许久没有亮嗓的张麦捞老先生一直笑容满面、陶醉其间。

张麦捞是河南坠子名家,2000年马街书会状元。将门无犬子,其大儿子张高伟于2013年也摘得马街书会状元。一门两状元,鹰城无双;上阵父子兵,艺压群芳。

当天上午,张高伟左手抚着坠胡,右手拉着弦子,右脚系着脚板拉线;其父张麦捞左手持简板,随着悠扬的弦声,打起了简板,父子深情对望,很快沉浸在他们钟爱的坠子戏中。

生活所迫 被逼学艺

“我从事这一行完全是被逼,是父亲揍出来的。”谈及从艺经历,张高伟开口就提“挨打”。

“弟兄五个,他老大,就他挨的多成才了,其他没有挨打都不中。”坐在旁边的母亲唐桂娥笑着说。

唐桂娥说,张麦捞自幼爱说唱,他学艺全是个人爱好,小学毕业后因家里穷就辍学了。当时说书艺人一晚上可以挣上块儿八角钱,这无异于“高薪”。但因 “富农成分”,没人敢收他为徒,几次拜师都被拒。

1966年,16岁那年的冬天,听说邻村知名说书艺人王树德要去堂街一带说书10天。张麦捞怀揣十来个红薯面窝头,步行六七十里地一路尾随,晚上混入人群听,白天到附近菜地草庵内整理台词,练习唱腔。

凭借惊人的记忆力,9天后,他把王树德先生的一部《十大英雄传》从曲到词一气呵成,随后借了一把弦子开始说书。原本想借此向乡亲讨饭吃,想不到一炮打响,一说而不可收,开始了半耕半唱生涯。

后来子女出生,全家11口人更是吃紧。于是,只要不下雨,每当天黑他就骑上28自行车带上张高伟出去说书。路程七八里、五六十里不等,几次返回时公鸡已打鸣。

“我不是好学生,不喜欢学习,没上学时父亲就带着我让学习。8岁时,我就自己说了。不认识几个字,长篇唱词都是逼着背的。有时候正说时犯迷糊,跑调了或忘词了,父亲一板子就砸过来了,现在想想还感觉疼呢。”张高伟笑着说。此时,他身旁的张麦捞和妻子已是热泪盈眶。

“那时候村里不让我出去说书,还扣我工分,说是走资派,家里11口人得吃饭,不出去不中啊。”张麦捞说。

在这样的环境下,张高伟学会了《马到悬崖拦镫啾》《人生尘世不知足》《猪八戒拱地》三部坠子书。10岁那年,张高伟可以连续说上三个多小时。

锲而不舍  一举成名

“经常被打,流着泪还得唱,简板是檀木或枣木做的,打起来可真疼。”在母亲唐桂娥的记忆中,大儿子经常被揍。

也正是在父亲严厉呵斥下,他夯实了极扎实的说唱功底,能拉会唱,出于蓝且更胜于蓝。1985年只有13岁的他,已跟着父亲在马街书会崭露头角,颇有范儿。

“我小时候,年年都要跟父亲去马街赶会,有一年刘兰芳先生还站到我父亲摊位前听了一会,她一直微笑着听。”张高伟说,印象最深的是当年马街书会人真多,一些观众为看刘兰芳还被挤掉进河里了。

他当时就发誓,要像刘先生学习,争取成为“大明星”。

机会总是青睐那些有准备的人。1986年冬天,解放军牡丹江某部来郏县招兵,因为家庭“成分”问题,他一直犹豫是否报名,最终在报名截止的那天中午,他鼓足勇气偷偷去了薛店乡(现为镇)人武部,当时接兵的刘姓连长刚好在,刘连长听说他有曲艺爱好当即表示第二天家访。

“穷啊,家里没东西招待,我母亲就蒸了一锅红薯,煮了一盆花生,刘连长边吃红薯边让我来一段。”张高伟说,还好当时没有忘词,发挥得不错。后来经过政审后,只有14周岁的他被特招入伍,为当年全省最小。

有特长又聪明机灵勤快的他很受战友喜欢。从军17年间,他先后在宣传队、通信营、军乐队、军演出队服役,担任过军乐队副队长、队长等职,在把河南坠子带进部队的同时,还学习了军乐、戏曲等艺术,艺术视野大开,并不断被提干。

多年来,经常出入黑龙江一带演出。“河南话说坠子书怕人家听不懂,我就用‘二普通’,想方设法让观众听明白,经常是演出中被掌声打断,战友鼓掌那可是发自内心的。”张高伟说,他一直坚信,要做就做最好,要让每一个观众都喝彩。

在部队期间,张高伟每年都会利用休假参加马街书会。2000年春节,他父亲获得马街书会书状元,这给他很大启发。他暗下决心,有一天要像父亲一样“有能才”。

“只有到了马街,才能发现坠子书的灵魂和活力。”张高伟说,2003年退伍后,他组建了麦捞说唱团,坚持和父亲一起参加马街书会。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3年春节,凭借河南坠子《杨宗英下山》,张高伟终于如愿当上马街书会书状元。

梦想成真,他也由此在平顶山市曲艺界一举成名。

持续笔耕  发扬光大

今年48岁的张高伟就职于平顶山市交通运输局农村公路管理处,现为市曲艺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

2015年,在由平顶山市文联原副主席李建军导演的电影《棒槌萝卜狗》中,片头曲坠子书就是由张高伟参演。清新的曲调,悠扬的唱腔,甜美的音色,加上完美切换的镜头,一下子让观众陶醉其间。

“业精于勤荒于嬉”“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些都是张高伟的座右铭。虽说获得过马街书会书状元和全国曲艺邀请赛、中国曲艺牡丹奖曲艺大赛等赛次的一等奖、二等奖、表演奖等奖项,但他一直不满足于现状。

近年来,他又创作了《义薄云天》《交通扶贫看巨变》《致富不忘交通人》《子债父偿》《龙争虎斗》《抗疫父子兵》等作品,每一部都让人百听不厌。

“我的证书摞起来有一米多高,但那只代表过去,每天都得坚持练习。”张高伟说,为了不影响同事,他长年坚持不到7点到单位,单位整个楼道、楼顶都是他的舞台。多年来,他坚持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车上时刻备一套乐器,如果出差他就带着乐器,就地设摊练习,每天不低于2个小时,春夏秋冬雷打不动。

近年来,曲艺行当有所不景气,张高伟一直在思索,如何让河南坠子等曲艺节目变得更吸引人。

“传统曲艺不能总是老一套,得有所创新发展。”为此,他不断尝试吸收其他曲种艺术精华,如尝试把三弦书、河洛大鼓引进河南坠子中,让传统河南坠子的唱腔有了更多变化。

坠子戏明了、上口、易懂,有文化的没文化的一听就懂。然而,由于坠子戏比较难学,还要掌握拉坠胡、打简板技艺、踩脚梆,张高伟说,近年来学河南坠子的年轻人是越来越少了,尤其是自家晚辈中没一个愿意学。

张高伟说,他学习河南坠子已40余年,这些年来一直坚持学习和演出,就是希望河南坠子能更好地传承下去,“如果大家想学,我愿意免费教”。

第十届中国曲艺节即将在平顶山市举办。作为曲艺传承人,张高伟非常兴奋和期待,他正在为闭幕式上参与表演的节目做准备,努力以最好状态参演。同时,他还在抽空练习坠子书《牛年唱牛》唱词,争取向央视春晚冲刺。(郏县县委宣传部供稿 张鸿雨)

责任编辑:朱宝君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更多热点尽在新闻早班车
请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