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玩在河南>正文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网友还在搜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不止是扬州才有古运河 大运河遗迹也在洛阳

核心提示:新潭能容上万艘租船停靠,面积自然不小。不过,当日盛景早已不再,今天人们只能推测出它的范围。如果你想有更直观的感受,可以到洛邑古城走一走,那里有新潭遗址的一部分,就在文峰塔附近。

如今的立德桥

一 武则天和新潭

趁着“五一”小长假,我去了一趟扬州。

扬州是个好地方,难怪隋炀帝念念不忘。当年运河一开通,他就迫不及待地乘龙舟巡幸。人们以为他贪图享乐,下扬州只是为了观琼花,他因此没少落骂名。

琼花是扬州的市花,花期与牡丹相近,如今已到尾声。我在瘦西湖看到几簇琼花,洁白如玉,美得出尘,但若说隋炀帝兴修运河,只是为了一睹它的芳容,估计没人相信。

作为一位有雄才大略的帝王,隋炀帝迁都洛阳,并以洛阳为中心开凿运河,是为了沟通南北,更好地掌控天下。

运河的主要功能是漕运。隋唐时期,国家粮仓设在洛阳,江南等地的漕粮大量运来,运河上终日“漕船往来,千里不绝”。到武则天称帝时,洛阳城中的北市一带已是“天下舟船所集,常万余艘”,河道拥堵太过严重,连女皇都坐不住了。

公元701年,武则天下令“引漕渠,开新潭,以置诸州租船”。

北市南临洛水,隋时称通远市,“其内郡国舟船舳舻万计”,是商旅云集的地方。新潭与北市相接,距含嘉仓不远,各地租船停靠在这里,无论是运粮还是进行贸易,都十分便利,不过一旦河水暴涨,就会带来很大风险。

《旧唐书》里就有两次瀍水暴涨的记载,都发生在唐玄宗开元年间。一次是在公元726年,“瀍水暴涨,流入洛漕,漂没诸州租船数百艘,溺死者甚众,漂失扬、寿……租米一十七万二千八百九十六石,并钱绢杂物等”;一次是在公元730年,“东都瀍水暴涨,漂损扬、楚、淄、德等州租船”。

两次受灾,扬州租船都首当其冲,可见其运送漕粮之频繁。这次去扬州,我特意乘船游了城中的古运河,在古渡口的晚风中,想起隋炀帝开凿运河的是非功过,对武则天开新潭感慨颇多。

新潭遗址局部

二 两个人的《新潭赋》

新潭能容上万艘租船停靠,面积自然不小。不过,当日盛景早已不再,今天人们只能推测出它的范围。如果你想有更直观的感受,可以到洛邑古城走一走,那里有新潭遗址的一部分,就在文峰塔附近。

北市是一个繁华热闹的地方,史书记载,它“本临德坊,唐显庆中立为北市”。南市与北市隔洛水相望,中间以利涉桥相通。在利涉桥西侧,还有一座立德桥。如今,文峰塔下的新潭遗址上建有景观桥,名字仍为立德桥。

当然,仅凭眼前所见,你仍难以想象新潭的样子。好在唐人留下了两篇《新潭赋》,我们可以从中领略新潭的四季风光。

一篇是张环的《新潭赋》。他是唐玄宗开元年间的进士,官至侍御史。在《新潭赋》中,他这样写道:“惟国之左,当河之南;分逶迤之旧洛,涨浩漾之新潭。观其沙石中映,鱼龙内涵;泛危槎而独隐,纷众水以相参……”他所描述的新潭景色宜人,岸边有点点绿苔,四周遍植青杨。到了寒冬时节,潭水结冰,明净如镜。

在这篇赋中,张环以“旧洛”对“新潭”,似乎是对新潭名字的一种解释。同为开元年间进士的王泠(líng)然也写了一篇《新潭赋》,其中称“由其地势多美,所以潭名永新”,则直接道出了新潭之名的由来。

据《唐才子传》记载,王泠然官至太子校书郎。他曾向宰相张说自荐,但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此人性格豪爽,文采出众,“当言无所回忌”,可能正是因为这一点,他的仕途不算顺利,最终他也没有太大名气。

王泠然的《新潭赋》是这样写的:“国之天府,名曰河南。水有清洛,涨乎新潭……或清浅而见底,或深沉而莫测,奔狭口以雷声,积中心而黛色。若乃方将暮春,大集都人,锦筵横石,罗幕借尘。骑影攒临,变作桃花之浪,衣香乱入,翻为莲叶之津。由其地势多美,所以潭名永新。”

在他的笔下,新潭不仅有“星月沉浮乎其内,烟云洗拂乎其表”的审美价值,更有“通舳舻之利于国既多,开浸灌之功与人非少”的实用价值。今天,如果我们能因《新潭赋》而记住他,大概他的人生就少了很多遗憾。

三 中桥、斗亭故事多

当时,洛水上有三座桥,自西向东分别为天津桥、中桥和利涉桥。天津桥东北有斗门,可以开合,控制水流;斗门旁有亭,称斗亭、北斗亭、斗门亭等。

中桥曾多次毁于涨水,后来被修复,新址东移,近利涉桥。利涉桥因此被废弃,中桥就成了距新潭最近的桥。这里虽不如天津桥那么热闹,也曾发生过不少历史事件。

如《大唐新语》记载,武则天圣历年间,酷吏郭霸因被冤魂索命,竟精神错乱,剖腹而死。“时中桥新成”,武则天问起外面有什么新鲜事,有人回答:“洛桥成而郭霸死。”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就这样莫名地被连在了一起。

公元725年,唐玄宗选派一批有声望的京官去各州当刺史,众人在北斗亭饯别,张说作诗《洛桥北亭诏饯诸刺史》记述了此事。这里的“北亭”即北斗亭,饯别之后,刺史们沿运河到各地上任,方便快捷。

韦丹是颜真卿的外孙,为人仁义。据《唐国史补》称,有一天,韦丹行至中桥,见有人捉了一只大鳖系在桥柱上,大鳖似乎在向他求救,他便问多少钱能买下。对方要五千文,韦丹仅有一头驴,价值三千文。对方同意交换,韦丹就将大鳖在洛河放生,自己走回了家。

今天,我们行走在洛河两岸,看着当年的运河遗迹,也许想不出这里曾发生过多少故事。事实上,历史上的洛阳既是丝路起点,又是运河中心,新潭一带的繁华,远超今天人们的想象。

唐代于武陵有《过洛阳城》一诗:“古来利与名,俱在洛阳城。九陌鼓初起,万车轮已行。周秦时几变,伊洛水犹清。二月中桥路,鸟啼春草生。”

这,大概就是当时洛阳的写照了。(洛阳晚报首席记者 张广英 文/图)[CAHTAG17;34]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产品建议与投诉请联系:jianyi@chinaso.com
责任编辑:李霞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网友还在搜

更多热点尽在新闻早班车
请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