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切换>正文

乐视深陷“资金”漩涡 救赎之路在何方?

2017-04-21 15:50 | 环球网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烧钱不可怕,可怕的是乐视融资的手段和资本已经耗费殆尽。但从乐视近期的表现来看,“缺钱”的状况似乎在进一步加剧。

资本市场上从来都不存在农夫与蛇的故事。

随着20日晚间,易到三位创始团队人员周航、杨芸、汤鹏的集体宣布辞职,这场乐视与易到管理层的“爱恨纠葛”似乎暂时告一段落。

辞职声明中,三人表示,自去年6月乐视控股派驻彭钢为首的管理团队,陆续淡出管理层,但乐视控股要求,避免引发外界过度猜测,影响融资,而以名留实走的方式,同时未对外高调公布。不过,三人还表示,“尽管我们早已离开,但我们依旧会尽最大的努力,帮助易到,继续寻求解决问题的出路。”

乐视与易到资金挪用陷“罗生门”

4月以来,网约车平台易到用车成为众矢之的——乘客打不到车、司机无法提薪,网络上一片指责,群情激愤的司机们四处聚集。易到正迎来其创立以来最困难的局面,无论在乘客端抑或是司机端均遭遇信用危机。此前的充返模式难以维继。如何将过去一年埋下的资金窟窿填上,恐怕是易到最大的考验。

2017年4月17日晚,始终保持沉默的易到创始人兼CEO周航突然发声,称易到当前确实存在资金问题,但这个问题最直接的原因是乐视对易到13亿元资金的挪用。几小时后,易到和乐视控股共同发布声明指责周航恶意诽谤,称乐视已为易到投入40亿,“挪用13亿”是乐视汽车生态拿走了以乐视大厦为抵押、易到为主体的贷款资金。

据记者了解,声明同时强调,“在易到单独贷款困难的情况下,乐视控股以名下乐视大厦作抵押,以乐视汽车生态内的易到为主体取得的一笔14亿元联合贷款。当时双方明确约定,其中1亿元用于易到,13亿元用于乐视汽车生态体系的构建”。在向媒体提供的说明材料中,易到还明确表示,关于贷款资金的分配,此前和周航进行过沟通,并得到其认可。

第二天凌晨,周航在朋友圈发文表明,“如果向其泼脏水能解决司机提现问题,能协调好充值用户打不到车的问题,可以解决司机围攻易到办公室的问题,那好,可以尽管泼多点”。文中并未对当初贷款的具体细节,也未对易到经营现状、融资情况以及个人职务等问题进行说明。

4月18日早上,乐视方面对媒体表示:“针对我们的声明,周航并没有提出实质性的反驳,就说明了很多问题。”

4月19日,有提供联合贷款的委托方负责人公开证实,上述贷款当时以易到为主体,数额为14亿元,该笔贷款用途合规,且符合几方约定,目前一切正常。该负责人还表示,“签约双方均明白,既然是以乐视大厦为贷款抵押物,大部分贷款应该是给乐视,而小部分贷款是给易到。”

乐视方面则进一步解释,公司以乐视大厦为抵押物,通过银行成功贷款14亿元,“实际上,易到当时需要的额度为几千万元,而乐视以乐视大厦为抵押,不可能仅仅只贷款几千万元,一共14亿元的贷款里面,也包括乐视的贷款额度”。

资金挪用事件陷入“罗生门”、创始人与大股东互“撕”,不难看出易到确实陷入“钱荒”阶段,但这并不是易到的第一次危机。自2010年成立以来,政策危机、资本大战、管理层易主,已经让易到几经生死。

周航曾经说,“拿着打火机一张一张烧钱,都没我们这个行业烧得快。”他说这个行业烧了快100亿美金,这有可能是最经典的战斗,因为这在人类商业史上是没有出现过的。

烧钱不可怕,可怕的是乐视融资的手段和资本已经耗费殆尽。但从乐视近期的表现来看,“缺钱”的状况似乎在进一步加剧。

乐视“贫血”问题凸显

4月20日,一向被视为乐视集团“根基”的乐视网发布2016年年报,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出现自2008年来的首次下滑。

乐视网年报显示,公司2016年实现营收219.5亿元,同比增长68.6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5亿元,同比下降3.19%,基本每股收益降至0.29元/股。另外,营业利润、利润总额分别亏损3.375亿元、3.29亿元。

对于公司营收的增长,乐视网解释称,主要原因为集团旗下超级电视品牌乐视致新销售成绩的优异,以及上市公司广告业务、付费会员业务的快速发展;而净利润的下跌,乐视网则将其归因于公司业务增加且新业务尚属成长期,其中去年乐视致新净利润亏损6亿多元,这直接导致了乐视网净利润的下滑,使得公司营业利润同比降低。

虽然乐视CEO贾跃亭在致股东公开信中将2017年称为盈利之战的一年。其在公开信中表示,2017年是乐视战略新阶段元年,也是乐视网的关键一年,提升上市公司的变现能力、改善公司现金流、实现全面盈利,将成为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

但值得注意的是,这是自乐视网2010年上市以来,披露自2008年年报财务数据后首次出现净利润下滑的年份。从2008年到2015年,乐视网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每年同比增长率均在31%以上。

而乐视在2016年年底,也曾被媒体曝光过资金链出现问题。

2016年11月,媒体纷纷报道乐视各业务板块出现资金链问题,供应商们被拖欠货款。受此影响,创业板上市公司乐视网(300104.SZ)股价持续下行。

而乐视的救星出现在资金链危机66天后,融创中国(1918.HK)发布公告,支出150.41亿元,成为乐视网第二大股东,同时成为乐视超级电视和影业板块的重要股东,但融创中国方面表示这笔注资不覆盖乐视汽车板块。

大股东虽然暂时缓解了资金链危机,但此前的余波却使易到危机重重。事实上,2016年也是乐视资金链断裂被做实的一年,一系列子生态业务因“烧钱”引发的资金压力在这一年同时爆发。

据记者了解,乐视所谓七大生态,似乎都在烧钱过活,尤其在其三大硬件生态上,表现更为明显,都没有很好地解决造血问题。

乐视钱荒最早出现在手机供应链上,去年8月被曝出现资金问题,波及的供应商及代理商约数十家,涉及货款金额约数十亿元人民币。其后不断被曝出“乐视欠供应商一百多亿”“缓发员工工资”“资金链断了”等传闻,可谓负面缠身。乐视汽车是乐视面向未来,倾力打造的一个生态板块。但乐视汽车目前距离产品量产上市仍然遥遥无期,烧钱是必须的,而且是一个无底洞。乐视汽车可谓从一开始,就闹起了钱荒。

做得稍微像样一点儿的是电视,但电视是一个利润微薄如纸的行业,在赢利能力上乐视电视恐怕亦是乏善可陈,甚至身陷“卖多亏多”泥淖。即使乐视电视能够赢利,但电视所创造的微薄利润,对庞大的乐视生态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难解其对资金的渴望。

与不能赚钱相呼应,在所谓生态布局上,是贾跃亭的一掷千金,不断地买买买,从电视到手机,从国内到国外,去年7月,乐视甚至以20亿美元买下北美第二大电视厂商vizio。据相关统计,2016年1月至9月,乐视投资现金流为—72.57亿元。在2015年同期,这个数字为—21.10亿元,多出了三倍不止。

做企业,不能一味地靠融资,输血。特别是在企业上了规模之后,摆在首位的就是要解决好商业模式和盈利模式问题,实现强大的造血功能。这是企业获得可持续发展的唯一出路。

在IT资深分析人士看来:目前乐视融资的手段和资本已经所剩无几,各个子生态的不稳定,都在其各自产业中面临强劲的挑战,而且缺钱的现状还在持续,并可能触碰多米诺骨牌。

乐视海外业务受阻

此外,乐视美国的高管于近期已纷纷离职,而裁员以及工资拖欠纠纷也被热炒。从2016年年底,乐视之前聘请的营销高管托德·彭德尔顿(Todd Pendleton)和前三星高管肖恩·威廉姆斯(Shawn Williams)目前已离职,他们在乐视任职的时间仅有一年左右。乐视目前聘请了一名前高通高管,负责研发事务。

而乐视已经将为生态城市购买的2.5亿美元土地于3月挂牌出售,且该公司承认过度扩张,并且经历了拖欠工资跟裁员等一系列风波。另外,乐视收购Vizio的计划也因“监管问题”而终结,而大量的裁员也让乐视美国的法律、金融、销售等团队工作难以开展。

类似的情况也在俄罗斯上演。

近日有俄罗斯媒体报道称,来自中国的企业乐视已经终止了与俄罗斯远东发展基金的合作,其打造一个专门向中国销售俄罗斯食品的电子商务平台LeLive也随之搁浅。

乐视在回应中也证实该项目已于去年9月终止,相关工作人员透露说,项目终止时双方还没有展开实质性合作,也没有任何业务开展。“项目还没有走到签合同的阶段,只是一个合作意向。”

而塔斯社的报道显示,俄罗斯远东发展基金总经理切昆科夫表示乐视与俄罗斯签署协议不久,就宣布出现20亿美元的流动资金缺口,因此无法继续在这一方向上进行合作,且远东基金暂时无法在这一项目上投入自己的资金,这一项目暂时停滞。切昆科夫称。

相爱到相杀 两败俱伤

资本市场上,似乎从来都是道义放两边,利字摆中间,乐视与易到创始人周航接连隔空对呛一地鸡毛的背后实则是交易双方各有商业算盘。有了在汽车和互联网出行上的完整布局,对于乐视来说,无论是对发展自己的电动汽车还是在资本市场上讲故事都是件好事。根据曝光的交易方案,乐视付出的真金白银有限,乐视先付30%的现金,基本也就是2亿美金出头的钱,剩下70%按股票等价折算,成交价为60天的均价,一年后成交。对于易到而言,乐视为易到带来了资金和生态资源,比如乐视手机可帮助易到触及用户,提升了易到的市场竞争力。

然而,由于两家公司的“烧钱”性格,注定让两者“从相爱走到相杀”。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首先,两家公司均战线过长,铺的摊子太大。其次乐视与易到具有较强的顺周期性,易到资本紧缺时往往也是乐视最缺钱的时候。但因为乐视相助的易到,过了一段好日子。2016年6月,易到宣布日订单量达到了百万。可惜好景不长,乐视资金链危机早已暗潮涌动。

“而目前易到面临的困境,是网约车行业现状的集中体现。一方面,各地网约车新政对车辆、司机准入门槛大幅提升,导致有资格的网约车司机迅速减少;另一方面,网约车平台在新政下,也无法有效地动用各类补贴手段。上述两大因素叠加,造成网约车行业供需失衡。因此,司机端和乘客端都会出现问题。”某网约车行业从业人士分析道。

“滴滴因为此前几轮高额融资,能够确保在行业寒冬生存下来。对易到而言,没有重组的资金支持,自然会面临很多麻烦。”上述行业人士认为,易到要解决目前面临的司机端问题,和可能出现的乘客端隐患,必须迅速筹措资金,否则只会让事情变得越来越糟糕。

不管结果如何,曾经这两家各领域的先行者被放一起放到聚光灯下互相揭底,最终将会两败俱伤、面临声誉危机与日益紧绷的资金链问题。

截至目前,易到和乐视均未披露易到后续融资的具体情况。但有消息称,易到已和多个投资意向方进行了接触,但因为和周航存在分歧,所以一直并未敲定最终的入局者。对此,易到和乐视并未对此向记者作出回应。(记者 王楠)

相关搜索: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