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切换>正文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网友还在搜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年轻人焦虑性“充电”推动付费自习室走红 你怎么看?

2019-11-06 10:28 | 中国青年报

核心提示:近日,“付费自习室最低收费28元一天”的话题登上热搜,掀起了许多人对这一业态的讨论,支持者认为这有利于提升效率,反对者则认为价格太贵。你愿意为学习氛围付费吗?

免费吃喝、环境安静、一起学习……付费自习室悄然兴起,成为一些人阅读和学习的新去处,也在改变着一些人的学习方式。

近日,“付费自习室最低收费28元一天”的话题登上热搜,掀起了许多人对这一业态的讨论,支持者认为这有利于提升效率,反对者则认为价格太贵。你愿意为学习氛围付费吗?

焦虑的年轻人需要“他律”式监督

北京的张君怡正在打一场“持久战”。为了准备考试,她每天到一家自习室学习,有时一待就是一天,直到晚饭时才离开。她表示,相比家里,这里容易让人专注。

近几个月,北京、西安、大连等城市冒出了很多新的付费自习室,这背后既有外部因素,也有内部因素。斯是陋室自习室创始人李宸(化名)发现,现在年轻人经常焦虑,阶段性陷入自我怀疑中,这时他们往往需要一个地方提升自己,或读书,或考证。“让他们觉得自己有所进步,从而缓解焦虑。”

公共资源的有限性催生了人们对自习室的需求。对于需要考试的在校学生来说,图书馆占不到位置,自习室缺电插座等;对于工作的白领来说,高校资源很少对外开放,国家图书馆这样的公共资源又难以触达。另外,随着消费升级,人们对学习环境的要求越来越高,环境较好的付费自习室由此应运而生。

付费自习室的核心用户主要是一些工作不久的白领以及高校学生,年龄大都在20~35岁之间。据今年7月开业的自在读书馆创始人张乐乐介绍,自习室客群的分布呈现出季节性特征。暑假期间,高中生占到了80%,主要来自周边教育培训机构,暑假结束,核心客群转为大学生和白领。

记者走访了北京多家付费自习室后发现,除桌椅外,大部分自习室都配置了台灯、插座、加湿器、空气净化器等用品,这些单品甚至是人均一个。同时,部分自习室还免费提供各类学习用品以及生活用品,比如打印机、零食、饮品、毛毯等等。此外,一些自习室将学习区和交流区进行了区隔,交流区设置了沙发、按摩椅等,甚至部分自习室还养了猫,学习累了,可以下楼“撸撸猫”。

从空间布置上看,大部分自习室都设了单人座,为防止被打扰还安装了隔板;面向闺蜜或者情侣,还有双人间、四人间供选择;面对一些小型创业公司,还有独立的会议室。有喵专业自习室创始人喵小姐表示,因地处文创园,一些创业公司经常在这里开会,有时,这也是他们商务接待的场所。一个房间就是一个创业公司是很常见的事。

通过房间颜色、光线以及各类基础设施的布置,可以打造出一个“沉浸式”的学习空间。部分自习室为了让人能够专注学习,甚至采用黑屋模式。来自习室学的人大多具有提升自我的要求,但缺乏一定的自律,自习室能营造一种“一起奋战”的感觉,通过“他律”式的监督,提升学习效率。

喵小姐观察到,经常有两个人比着学习的情况,当一个人学习累了,正准备伸伸懒腰,休息一会儿,发现旁边的人还在学习,就会继续学习,两个人暗自较劲。“经常有人学习10多个小时不下楼,一下楼就像一个小话唠,与工作人员聊个不停。“

张君怡表示,在自习室的学习效率比在家好很多。大部分人反映花钱后,学习效率更高。一些网友在“付费自习室最低收费28元一天“ 的话题下评论,如果花了钱,不学点什么东西,总觉得自己亏了。“花了钱就会特别珍惜时间。”

“这不是一个‘挣快钱’的行业”

对于付费自习室很多人都有疑问:一方面,有人认为自习室不过放了几张桌子,凭什么收费那么贵?另一方面,有人质疑付费自习室的盈利模式,是否具有可持续的发展能力?

付费自习室的投入成本具有较大的差异,从几万元到上百万元不等。据记者走访发现,付费自习室的大小一般在100~300平米之间,每平米的日均租金在7~8元左右,月均租金为几万元。其中,装修、购买设备等前期投入成本最低才几万元,投入较多的在120万元左右。

目前,付费自习室的收费体系一般分为三种,次卡、月卡、季卡三种,最短以0.5小时为计算单位。在北京,运营时间在8:30~23:00,次卡一般为12元/小时,日卡为60~80元/天,而月卡是980~1500元/月,季卡在2400~3120元之间。虽然月卡或季卡比较实惠,但大部分人会选择买次卡。喵小姐表示,自习室80%的客群是学生,但是20%的人白领却贡献了50%的收入,他们购买月卡或季卡的较多。一方面白领对于下班“充电”的需求较为旺盛;另一方面,学生可能没有那么强的经济实力。

付费自习室一般采用半自动的管理模式。在一些自习室,消费者通过社交软件与管理人员取得联系,获得进门密码,进门可以实现自助。在一些自习室,消费者可以通过线上软件预约座位,也可以通过线上获取相关的服务。为方便管理,自习室大都设有监控。

李宸表示,斯是陋室白天的上座率为40%,晚上可以达到80%,当上座率达到55%,可以基本覆盖每个月的房租、水电等可变成本;当日均上座率达到70%,三年后,就可以覆盖前期投入的成本。

“付费自习室不是一个挣快钱的行业。”喵小姐表示,其所在的自习室有105个座位,想要覆盖每个月的可变成本,上座率需要达到25%~30%,目前,上座率最高能够达到50%。对于前期投入的120万元成本短时间内难以收回,她早就有心里预期。她观察到,这两年付费自习室突然很火,从某种程度上讲,并非是一件好事,容易让人误解这是一个来热钱的行业。

越来越多的人想要进入这个行业,无论是张乐乐还是喵小姐所在的自习室,都有很多友商来“交流”。在过去的3个月里,张乐乐接待了约40个同行的“明察暗访”。

水平参差不齐 需要监管

“只是通过提供一个学习场所,自习室发展会比较乏力。”李宸表示,从长远来看,付费自习室的盈利空间是有限的,因为座位有限,能够消费的人群也有限。自习室的房租水电等固定成本较高;而且培育市场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付费自习室发展的天花板不高。喵小姐表示,目前,在付费自习室领域,很少看到有专业资本注入,连锁的自习室也比较少。她也在思考如何打破这个天花板,既不破坏自习室原有氛围,又能让消费者愿意接受。她打算从文创产品和周边服务出发,打造属于自习室专有的文创产品,比如 “逢考必过”帆布包等等,同时,还可以输出自己的文化。

当前,付费自习室的水平参差不齐,甚至存在一些乱象。喵小姐观察到,一些地区的自习室,在某办公楼租一个房子,放几张桌子,就开始营业,这样是不负责任的。付费自习室成为一些人投资的“新宠”,一些自习室只设立了20多个座位,但却卖出多几倍的会员卡,很多消费者去了,却被告知需去往另外的门店。一些人只想“卖一波卡,圈一波钱,就走人。”

会员制成为付费自习室发展的一个趋势,为了保证客源的稳定性,大多数自习室都推出充值优惠的服务。当前,卖出预付卡后“跑路”的现象频现,也引起了很多人对这一领域的“隐忧”。比如一度如火如荼的共享单车倒闭,押金难退让消费者头疼,有人担心一些付费自习室会成为“卡跑跑”中的一员。

“付费自习室需要监管”,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朱巍表示,付费自习室目前不能称为一个风口,要警惕商家借此圈钱,防止其盲目扩张,甚至卖卡跑路的风险,需要加强对这一行业的监管。

朱巍认为,当前,对于自习室的需求是存在的,但需要考虑安全问题,一方面是物品的安全,当人移动时,如何有效防止物品丢失;另一方面是人身安全,高校里设有24小时自习室,但出现过醉汉、骚扰等问题,共享自习室要加强安保水平,防止这些风险出现。此外,商家不要搞太多的噱头,要踏踏实实地专注做好行业服务。“一些行业加了过多的光环,最终落得一地鸡毛。”

未来付费自习室发展的市场将会细分,张乐乐认为, 将针对不同人群的需求,付费自习室将会细分出高、中、低不同档次,满足人们不同的品质追求。喵小姐预测,针对一些考试人群的需求,未来付费自习室将会实现24小时运营。

“目前,付费自习室这个行业还处于做蛋糕的阶段,需要拼服务而不是拼价格。“喵小姐表示,越来越多的人进入这个行业,有利于行业的发展,但前提一定是让来自习的人觉得有价值。(见习记者 赵丽梅)

原标题:年轻人焦虑性“充电” 推动付费自习室走红

文章关键词:
责任编辑:朱宝君